无线对讲系统联系方式

官方微信

公司联系热线

客服电话:

023-8638 2199

9:30-18:30 周一至周六

专网公网无线对讲系统研讨会

在“关键通信宽、窄融合”研讨会的前期准备会上,分会有领导提出,能否为研讨会增加一个互动性更强的环节。因为一般的会议都是各自上台讲一遍,大多没有安排时间讨论、提问,讲完就告一段落,也不知台下的参会人员是否爱听?是否听懂?。所以,我们觉得增强互动的想法很好,开一个会就是要让参会人员能够获得些什么,更好地交流显然能够获得更好地效果。于是在这次会议上,分会初步尝试了“尖峰对话”这一个环节,邀请了智库(信通院规划所)、用户(公安、地铁、机场、港口)、设备提供商(宽、窄带)、运营商、应用开发商和TCCA中国分会等十几位领导和专家一齐登台,共同讨论当下热门话题。略有遗憾的是,这次对话的时间稍短了一些,只安排了一个小时。
 

TCCA中国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陆锦华作为业内知名的专家,担任对话活动的主持人。他表示,专网通信是一个小、但却是非常重要的行业,是一个要求在关键时刻做到最好的行业,是一个竞争力重心与公众移动通信有差异的行业。

 

陆锦华向活动嘉宾首先提出的问题是:上海是我国最大的城市,无论在进博会、抗台风,以及前几年的世博会等等重大活动,上海电信、上海公安通信、上海三吉都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上海是专网运用最多的城市,谁能把上海的专网通信搞好,相信走到全世界都能够搞好。那么服务政府、公安等用户,完成国家重大活动通信保障,大家有什么保障工作的感悟?

 

作为应用开发商的上海三吉公司总经理周健首先发言,他认为上海专网主要用户是公安和轨道交通,这几张网已经使用很多年。窄带用起来很方便,现在要换宽带,但宽带必须使用起来同样方便,不然没必要换宽带,虽然三吉已初步完成了网络的宽窄融合。

 

上海申通地铁集团公司机电部通信专业主管齐梅高工说,上海轨道交通无线网,设计方案他均有参与。上海轨道交通的16条线,都用TETRA,而且用得都挺好,现在在建三条,准备用LTE。新线和老线,都面临融合的问题。新线综合起来,只有5MHz频率给轨道交通LTE使用。为了确保两个专用调度系统,视频传输主要还是使用在LTE网络上,大部分的还是用WiFi,新建的TETRA开始弱化,但还是得用,尤其换乘线,要融合,这个是接下来的问题,如何平稳过渡,其实他们也困惑,还没招标,几大运营商又进来推5G,说LTE是过渡。但据他们的了解,5G在隧道是存在问题的,他个人认为,还是LTE和TETRA的融合问题。

 

东方通信研发部总经理王望华表示,地铁确实碰到问题,LTE给的频率又不够,而图像传输、语音都需要,所以LTE、WiFi、TETRA都上,因为地铁必须是安全第一。5G来了替代WiFi,但不会一定把LTE和TETRA替代掉。无人驾驶,5G可能使用效果比较好。1.8GHz是公用的,很多地方都使用,这个网络大家都要用,怎么分,本来是共网模式,但现在都是各用各的。1.4GHz更混乱,所以公安不敢用,频率很多,但是很乱,这也是一个麻烦。

 

这时主持人陆锦华又引导出第二个问题。他说,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现双向对讲机,到现在已经90多年了。现在直通对讲、中转台对讲、数字集群对讲、宽带集群、公网对讲等各领风骚。专网通信频段有VHF、UHF、800MHz、1.4/1.8 GHz;技术标准包括TETRA、DMR(Tier I/II/III)、PDT、LTE/B-TrunC等,广泛应用于公共安全、机场、码头、轨道交通、厂矿企业等行业领域。专网到共网,150M、800M、PoC……,制式多,标准也多,从在座各位的经验,能否谈谈不同技术标准的市场适应性,有没有一种方案可以解决所有问题?

 

TCCA中国分会特聘顾问史晓东说,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在上海开会,这是一个及时的会议。关键通信分两大类,一个是政府的,另外一个是海陆空的大轨道交通,石油石化等领域。问有没有一种手段解决所有问题,他可以不加思索地回答“不可能”。公网那么发达,我们的专网还是日新月异的发展,我们都还在讨论不同体制之间专网发展和融合,所以他觉得不太可能一种技术手段可以解决所有问题。谈到融合,他认为一种是业务融合,一种是技术手段/体制的融合。业务融合已经做了大量工作,像三吉公司。大家都认为融合是必须的,无非就是融合的力度、层次、方式。多终端的融合方式,也有多模合一的终端融合,这个是设备的融合。

 

深圳盐田港通信公司总经理李光宏说, TETRA是最适合港口的体制,港口通信的话务量太大了,宽带来了,能承受吗?可以满足吗?广东无委给了他们5MHz,他们第一个拿到频率,现在也想有一个解答。

 

中国信通院规划所室主任王景丽说,冬奥会也是首先要保证话音,视频是其次。根据用户的需求来决定的,尤其是话音特别重要的用户,可能还是会用窄带的为主,另外一些用户可以用其他的技术手段融合指挥调度。

 

TCCA中国分会副主席甘钧说,不同的环境下看问题不一样,国外不存在,国外就一张网,都是企业,该买什么服务就买什么服务。我们国内有这个问题,有没有组织可以做调研,哪些用户使用窄带,哪些可以向LTE过渡,哪些可以上5G,把这些统计出来,或者无委下属单位也可以,做一个调研出来,可以供决策层参考。

 

中国信通院规划所副所长刘占霞认为,相关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做这个事情,但是大家态度不一样,涉及频率问题、运营问题。她认同甘钧的建议,并表示信通院可以与TCCA中国分会一起做一个调研,得出一个结论性的报告,并上交相关部门。

 

盐田港李光宏总经理接着表示,频率问题,LTE用的时候有什么问题,我们跟鼎桥和中兴高达都有过交流。上海码头他也去看了,给他的感觉是,用户说不能用视频,用了不能保障话音。视频占了5MHz,还可以用话音吗?他表示,他们会用宽带,但是能不能满足需求?这是关键。

 

鼎桥公司副总裁成云毅说,宽带化是毋容置疑的,但宽带发展面临三个主要问题,一个是频率,一个是关键应用问题,一个是投资保护,此外还有互联互通、技术演进的问题。现在鼎桥业务上有规划,5G网络上,应急视频是可以做到的,但他们并不推荐。在演进上,他也举了一个例子,微信初期也在讨论3G、视频通话,最后微信这些短数据成了主流,从发信息,到发图片,以至现在的视频,它是不断演进的。所以,关键通信的宽带化上,他不建议初期广泛使用来传输视频,在有限资源下用的最好才是真的。

 

普天公司副总裁严春莹说,从她的角度看,不同制式的演进是市场的选择问题,普天从2008年开始推广宽带,路程艰辛。从用户角度看,觉得还是需要过程的,新技术的推广需要时间,需要用户来提出要求,厂家根据意见去调整,改进,从而共同推动市场的发展。最近国家无委发布了800MHz征求意见稿,她觉得最终还是得由市场来选择。

 

中兴高达公司副总裁孙明亮刚刚参加完一个非技术研讨会,主题是自由是什么,最终的结论是自由是有选择权,你有选择就是幸福的。既然能选择,那每一种技术都不是孤立的,窄带有窄带的好处,宽带有宽带的优点,宽带不只是传视频看电影,从港口来看,智慧港口,业务流程与终端结合在一起,宽带可能更适合。谈到融合,他说从宽窄融合,公专结合,到中兴高达提出的全融合,他一直有深入的观察和学习,并表示公安很多地方有大型演练,就有融合问题。在提及5G时,孙明亮表示,5G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化解这些问题,但是有些场合还是需要独立,防止网络攻击。同时,他认为频率很宝贵,根据他们的经验,地铁频率不够的时候,1.8GHz不够的时候,可以用1.4GHz,它比WiFi好用。

 

咨询反馈
扫码关注

扫一扫 微信直接获取帮助

返回顶部